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油气田上,一股创新的热潮正在涌动,点燃荒凉戈壁滩上的创效“核反应堆”,青海油田上半年成绩亮眼。

习近平总书记在近期举行的企业家座谈会上谈到,企业家要做创新发展的探索者、组织者、引领者,勇于推动生产组织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重视技术研发和人力资本投入,有效调动员工创造力,努力把企业打造成为强大的创新主体,在困境中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中国石油青海油田,是祖国西北边陲重要的油气生产基地,用创新驱动提质增效,在油价低迷、石油巨头普遍亏损的大环境下,逆势向好。这个产能规模并不大的油气田,扎根于“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的柴达木盆地,内生动力渐显,走出了一条以创新驱动提质增效的破局之路。

工匠精神撑起创新脊梁

杨永磊身材瘦削、个头中等、眼神矍铄,说起话来谦虚淡定,在一群淳朴的石油工人里并不显眼,却是青海油田广为人知的技能专家。作为从基层成长起来的专家型石油工人,今年他承担着如何延长油田管道使用寿命的研究攻关,只要将油管的使用寿命延长一年,就能为油田节省成本70万元以上。

从甘肃敦煌的青海油田基地向西南方向驱车近200公里,便进入柴达木盆地腹地。一路上茫茫戈壁,只偶尔有泛黄的骆驼刺零星点缀,无处不透露着荒凉之感,一代又一代的石油人常年驻守在戈壁滩里,为祖国献石油。

在青海油田,有很多类似杨永磊的技能工人,他们有自己的工作室。以前他们主要解决自身在生产过程中遇到的技术性难题,现在他们成为高原石油工匠攻关的主力。

今年5月,青海油田启动高原石油工匠论坛,一批技能工人的工作室与油田签署目标责任书,集中解决油田征集的生产难题,一些成果已经应用在实践中,比如井下作业公司作业机高级技师吴正银职工技术创新工作室研发的《现场油气立柱摆排装置》已经投入生产应用。

青海油田的相关人士说,今年由技能工人集中攻坚的难题,都是制约油田生产一线的技术瓶颈、“卡脖子”工艺、效率效益低下、安全环保风险等看得见、摸得着的生产难题,预计将为油田创效1000万元。

在青海油田的涩北气田,长期困扰气田发展的气压递减、出水出砂严重问题,被“鲁明春专家工作室”破解,躺倒的气井站了起来;在花土沟油田,由于原油蜡质、沥青质含量高,原油粘度高,生产过程中极易形成结蜡现象,造成油田“肠梗阻”,青海油田钻采工艺研究院集全员智慧开展微生物清防蜡攻关,延长洗井周期。

目前,青海油田共有国家、中国石油、青海省和油田级高技能人才468人,被青海省和中国石油以员工个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9个。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了解到,青海油田为技能型人才搭建起技术线路的成长通道,建立起创新型人才的激励机制,类似杨永磊技术专家,享受油田二级副干部待遇。

在一些专家看来,青海油田的技术创新,虽然不是特别重大的科技创新,却是基于生产实践中关键核心问题、脚踏实地的技能创新,是非常基础又非常重要的创新,这种实际应用型的创新,是中国制造业的根基。

创新,由于与实践的密切结合,在青海油田上聚点成潮。这种问题导向的创新,帮助企业补短板,从解决一个问题延伸到解决一类问题,推进创新的见实显效。而一批创新工作室的示范,正在激发更多员工的创新意识,石油工人的工匠精神,将支撑起油气行业的基层实践创新脊梁。

双轮驱动助力提质增效

技术创新省下真金白银,管理创新优化生产结构,双轮驱动的创新式增长,助力青海油田提质增效,让青海油田在低油价下走出一波亮眼行情。

在原油的开采环节,青海油田提前制定下发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工程实施方案,确定了原油完全成本同比同口径降低2美元/桶的目标。在原油的加工环节,位于柴达木盆地腹地的青海油田格尔木炼油厂,通过深挖潜能,向精细管理要效益,炼油完全加工费由399.75元/吨降至324.67元/吨,“炼”出了降本增效的“秘方”。

今年以来,青海油田减少高成本深井3口,压减试油8层组、减少压裂3层组。优化了特殊测井项目,在风西区块实施两开优化,使得单井钻井投资降低了33%。天然气生产则坚持单井治理日分析制度,新投、调层、大修作业效率同比提升20%-36%,措施有效率达90%,措施增气量3亿立方米,均创历年新高。累计降低投资、优化生产费用数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暴发,叠加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石油行业进入“寒冬”,壳牌、BP、雪佛龙等在内的几大国际石油巨头上半年集体亏损,我国几大石油央企同样效益不佳,石油公司纷纷启动内部的提质增效活动。比如中国石油就明确了以“战严冬、转观念、勇担当、上台阶”为主题的全系统主题教育活动,并在全集团内部署提质增效工作,在“严冬”中“冬训”,提升公司的应对能力。

青海油田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青海油田按照“油气并举,以气为先”发展战略,编制气田开发提质增效专项行动实施方案,产量创出历史新高,生产经营好于预期,为油田生产经营稳基础增效益创造了条件。

今年上半年,青海油田油气产量当量和提质增效项目分别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50%和59%,利润位列中国石油勘探板块国内上游公司第4名。

截至目前,青海油田已发现油田23个、气田10个,累计探明油气地质储量10亿吨以上,年原油生产能力230万吨、天然气生产能力64亿立方米、原油加工能力150万吨。建成了8条输油气管线,年输油能力300万吨、输气能力101亿立方米,天然气远输到西宁、兰州、银川、北京等地,成为我国重要的油气生产基地。

如今,面临低油价冲击的中国石油青海油田,高举着创新大旗,打响提质增效保卫战,企业内生动力显现。作为新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油气田之一,也是国内自然条件、工作环境最为艰苦的油田,在低油价的困境中率先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走出了一条以创新驱动提质增效的破局之路。

“我们要深化创新驱动,全力增储上产,高质量推进千万吨规模高原油气田建设,为中国石油建设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作出更大贡献。”青海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张明禄表示。